张文木:实施“一带一路”对我国政治安全意义重

时间:2015-12-09浏览:1设置

讲“一带一路”发展战略的深远意义,首先要从政治的高度看待“一带一路”的宏伟构想。

提出“一带一路”战略的背景

第一,中俄合作面临新的机遇。俄罗斯在乌克兰和北极通航两个方面,一下子出现了巨大的安全压力。乌克兰问题把俄罗斯的许多重要力量牵制住了。俄罗斯在历史上面临的历来是东、西、南三方面的压力,北部没有问题,如今也前所未有地面临了由北极通航带来的北方压力。2014年底俄罗斯成立北极战略司令部,一方面表明他雄心勃勃,另一方面表明该方向要耗掉俄大量国防资源,因为这个方向边界太长且不能回避。俄罗斯的人口增长又比较缓慢,这更加重了俄罗斯北面守边的压力。守边要靠陆军。安全受到威胁的时候,不能光靠高科技,得用人,而这又是俄罗斯国防短期内不能弥补的一个瓶颈因素。从这个角度来说,中俄在较长的时间内,有着相当宽广的合作空间。

第二,俄罗斯西面和北面的压力增大造成蒙古的战略地位发生变化,蒙古会更多地向中国倾斜。蒙古位于内陆,比较封闭,前两年欲加入欧安会组织,这两年他看明白了,欧洲连乌克兰都守不住,蒙古加入欧安会又有何用?天堂很远,俄罗斯和中国却很近。最近蒙古要跟中国铁路同轨,就说明蒙古领导人想通了。路跟心是连着的,心通则路通,蒙古的变化对中俄合作是有利的。2014年9月11日,中俄蒙三国元首会晤并合影,表明了普京对中蒙关系新变化持支持态度。

第三,美国将在中国东部地区施加更多压力。中国现在的安全环境好不好呢?很好,几乎三分之二的边界是稳定和安全的。西部面临“三股势力”威胁,但是有俄罗斯的合作,问题不大。我们的压力持续增大的地区主要集中在东部。日本自民党第47届众议院大选获胜,安倍继续执政,这表明日本国内的极右势力还在上升,并且有一定的国际财团支持,这对中国来说是一个严肃的挑战。这个挑战不只来自日本本国的右翼势力,还有国际反华势力,更多的是美国大财团中的反华势力,这明显是冲着中国来的。

另外,美国防长换人往往是美外交政策出现重大调整的前兆。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的结束都是从撤换前线总指挥或国防部长开始的。小布什时期拉姆斯菲尔德下台也说明美国在中东的反恐战线将要收缩、伊拉克战争的节奏将要放缓。最近美国防长换人说明,华尔街不满意奥巴马的对华守势政策。奥巴马是有些尼克松式智慧的总统,他的攻势政策是华尔街逼的,他对华尔街的扩张政策一直在虚与委蛇,比如他始终不愿意继续攻打阿富汗和叙利亚。因此,华尔街对他不满,给他停发“工资”,制造“财政悬崖”。如今把与奥巴马配合较好的搭档哈格尔换掉,或许就是在给下一届的强势政策做铺垫,这无疑将增大中国在东部地区的压力。

看“一带一路”的意义要算大账

在上述战略背景下,中央提出“一带一路”发展战略,可以看出它对于维护中国政治安全有着极大的意义。它的最高政治目标就是让我们的朋友多多的,敌人少少的一一这是“一带一路”战略的政治大账。我们要从维护中国国家政治安全的高度看问题,不能用账房先生的眼光、只从狭隘的部门利益的多少来看“一带一路”的意义和作用。

网上传言有经济开发部门想通过“一带一路”搞新的“马歇尔计划”,要挣大钱、要扩张,这些都没有抓住“一带一路”的要义。我们的主要目标实际上是交朋友。交哪些朋友呢?除了老朋友外,今后的重点将是加强与第三世界的友谊。习主席自主政中央工作以来出访了许多国家,但花时间最多的是在第三世界国家。正如有句歌词说的那样,“千里难寻是朋友,朋友多了路好走”。“一带一路”的要义就是这个。

1941年5月5日,斯大林在红军学院讲演中分析国家战前需要具备的政治条件时说:“政治上做好战争准备意味着什么呢?政治上做好战争准备,意味着要有足够的所需盟友和中立国。”没有朋友的国家是不能胜利的。比如日本,在高科技军事装备方面,它是强国,但是它没有真心实意的盟友,更没有足够的同情国,所以不具备打胜仗的条件。我们在为实现“两个一百年”的战略目标做准备,其中最重要的准备就是要有足够的朋友。朋友多了,政治上的事就好办了。

所以说,不能将“一带一路”理解为资本扩张和地缘政治扩张,而是为了与世界人民交朋友、建立命运共同体、与世界共同繁荣发展,是“综合运用国际国内两个市场、国际国内两种资源、国际国内两类规则”,为实现党的“两个一百年”目标做的重要准备。其战略意义在于不用传统的“两个阵营”的对抗方式,而用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的辩证方式,破解霸权压力于无形,“化危为机、转危为安”,为我们实现“两个一百年”战略目标创造更好的国际环境。

20世纪下半叶,中国也是这样打破美国压力的。当时中国有乒乓外交,乒乓赛事不为输赢,只为友谊,特别是与第三世界的友谊。每次比赛结束后就会有一拨新朋友。1965年毛泽东给外事部门说,“不能靠送礼的办法拉友谊,友谊要靠政治”。用今天的话理解,就是习近平在2014年11月28日召开的外事工作会议上强调的“正确义利观”。习主席还说,“要坚持国际关系民主化,坚持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坚持国家不分大小、强弱、贫富都是国际社会平等成员,坚持世界的命运必须由各国人民共同掌握,维护国际公平正义,特别是要为广大发展中国家说话”。读了这些讲话再来理解“一带一路”战略,我们就会有一种在新的形势下与世界人民,尤其是与第三世界人民同呼吸共命运的感觉。

2013年习主席访问非洲,明显地让我们感受到毛泽东时代为我们留下的世界影响力。南非的朋友对当代中国的敬仰是与毛主席、周恩来时期的新中国相联系的——这也是一种“软实力”。在这方面我们不能“坐吃山空”,要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创造性地发展这种软实力。毛主席说友谊要靠政治。同样的道理,只有懂政治才能交朋友,只有懂政治才能理解“一带一路”宏大构想的要义,不懂政治就会帮人帮出倒忙,甚至帮出仇人。当年俄国修中东铁路的出发点之一也是想帮中国,结果没有处理好双方的政治关系,50年后双方落下一大堆埋怨,一直到赫鲁晓夫时代,俄国人才极不情愿地彻底放弃东北。这段历史教训我们得认真总结汲取。

“乒乓外交”开启了中美两国的外交史。图为1971年4月13日,中美两国乒乓球运动员在北京首都体育馆进行友谊比赛。

1978年12月16日,中美两国发表了建交公报,宣布中美两国决定自1979年1月1日起互相承认并建立外交关系。

毛泽东时代,我们是被第三世界“抬进”联合国的,今天我们也得靠第三世界把中国再次“抬向”世界大舞台。我们得记住中国的朋友大部分来自第三世界,当然也有第二世界。所以,习主席在谈到维护国际公平正义问题时要求中国外交“特别是要为广大发展中国家说话”。“一带一路”的政治要义就在于搞清谁是朋友、谁是对手,毛泽东说“这是革命的首要问题”,这在今天也是中国发展必须看清的首要问题。

落实“一带一路”构想要讲辩证法

这里主要有两个问题。

第一个是主权国和国际环境问题。国际陆运与海运不同,海运经过的是公海,陆运则要经过一个个主权国,每走一步都很困难,光铁路反复换轨就会造成很大的麻烦。俄罗斯在本国境内修一条西伯利亚大铁路,只用三四年就修通了,相反,在中国修一条中东铁路,50多年都是没完没了的恩怨。今天我们也面临同样的问题:要到人家主权国去修高铁,投资容易收益难。投资大家都是欢迎的,但长时期的重资产投入后,下一步如何互利互惠,才是我们要面对的。在这方面,我们一定要汲取历史上中俄修建中东铁路的教训,考虑得更加周到一点。毛泽东说,“做好事也要商量着做”。交朋友是主要的,不能急于求成。

英国《经济学人》杂志2014年5月1日的一个封面图很有意思。图片表现的是西方眼中的中国经济西进,一群东方形象的骑兵阵容齐整地出现在丰沃的土地上,他们手握战旗,但旗上的标志显示的却是腾讯、华为、阿里巴巴、海尔等中国知名企业。意思是说西方人将今天的中国西进与当年的匈奴西进同等看待——匈奴当年是骑着马拿着刀过来的,而今天中国人是夹着皮包过来的。到人家这儿来,人家是带着“占地盘、抢利益”的疑虑看我们的。

有人说我们实行的是新的“马歇尔计划”,但实际上西方人尤其是欧洲人最怕的就是“马歇尔计划”。原因在哪呢?因为“马歇尔计划”落实的是罗斯福的分裂欧洲的政策,其要义就是保持欧洲的碎片化。1939年罗斯福考虑出兵欧洲抗击希特勒,其重要原因就在于当时希特勒快将欧洲统一了,美国必须出兵阻止。1945年战争结束的时候,丘吉尔看清了美国的目的,决定要搞“欧洲合众国”,第二次统一欧洲。马歇尔一想,假如欧洲统一了,美国这仗就白打了,只有欧洲破碎,美国才会有从容的地缘政治环境。这是老英国的视角。老英国治理欧洲的方法,就是在其破碎中大获红利。现在美国也是这样。为此,马歇尔在丘吉尔要利用欧洲经济危机实行二次统一的当口,撒下一大笔钱。就好像在欧洲“骨折”长好前,马歇尔及时撤了一层“云南白药”,其后果就是固化了欧洲版图的破碎性。当时美国的目标造成了大西洋东岸的欧洲大陆和太平洋西岸的亚洲大陆两翼破碎。在远东这边如何呢?就是美国与苏联、英国签订的“雅尔塔秘密协定”,把中国一分为二。但是中国有毛泽东领导的中国共产党及绝对忠诚于中国共产党的人民军队,所以他们分裂中国的图谋没有成功。今天的欧洲人依然没有忘记“马歇尔计划”是干什么的,2008年欧洲陷入经济危机时欧洲人就不愿意再接受“外援”。

第二个问题,就是不能再犯王明式的“笔直又笔直、纯粹又纯粹”的形而上学的错误。实施“一带一路”战略,不能因为西进就忽视甚至触动北方的俄罗斯。俄罗斯今天跟我们有相当多的共同利益。2014年3月,习主席访欧期间,默克尔赠予我们一幅地图,称“这是1735年德国绘制的第一幅精确的中国地图”。这个地图有明显的指向,就是希望让我们多关注北方,由此造成与俄罗斯的不和。当时德国在乌克兰问题上面临俄罗斯的紧逼,德国当然希望中国在东边对俄造成牵制。但我们一定要汲取历史上东吴因贪荆州小利而造成蜀汉两家双双败亡的教训。不能因小失大,大局最重要。

实现“一带一路”要有辩证思维,斯诺曾问毛泽东为什么搞世界革命,毛泽东告诉斯诺说,“哪里发生革命,我们就在哪里发表声明,并开大会声援,帝国主义最讨厌的就是这个”。这句话很有哲理,盲目出兵是不可取的,因为出了兵就要巩固战果,同时要用更多的资源消化战果,时间久了就会透支我们的资源并拖垮我们的国力。苏联勃列日涅夫到处出兵,到处透支资源,就是犯了这个错误。我们知道,对某一军事据点控制的要义在于对其半径的控制,十个控制点上需要的就是控制十个半径面的资源。在印度洋任何一点上若没有控制南北纬30度的力量,就根本站不住脚。中国至今也没有这么多资源。明乎此,也就明白了毛泽东这句话的哲学深义。

我们今天实施“一带一路”战略为了什么——建立友谊。建立友谊就得有共同的话题。实施“一带一路”,各国共同搞经济建设,就相当于有了共同话题。在这个过程中,一定要汲取历史上俄国在中东铁路和德国在巴格达铁路上越帮越忙、交友不成反为仇的教训,用新丝绸之路联起中国与世界、尤其是与第三世界的友谊。目前已有中非、中阿、中拉合作论坛,如果再用“一带一路”的思想将其联结起来,再造“全世界人民团结起来”和“我们的朋友遍天下”的大好环境,中国就可以行稳致远,为中国和世界的前途赢得明天的荣光。



返回原图
/